书中畅想,眉眼中并没有小时感到的神秘而怯之

2020-02-05 22:54 来源:未知

佛家言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事,何处惹尘埃。

歇即菩提

静默参禅,焚香祷告,心房敞亮,虔诚一片,领地之中的侵占,点点滴滴,何处不为向善之心的伟绩,在其中氤氲,生发香烟一片。

歇即菩提

面对观世音菩萨,妻之虔诚,子亦依然,年年月月,日日天天,让家的香烛,火红透亮,丝缕轻烟缭绕,让我不得不从内心,暗暗生发佩服,仿佛只有从中参禅打坐,才会悟道明理:不是有佛家之言在掠过脑际,在为佛心无尘洗礼么!

最初知道有一个特殊的宗教,是在小时看见了和尚。在大户人家的法事中,一群和尚低眉合什,诵经之声如同歌唱,不绝于耳。但是,听不清任何一句话,更不明白任何的意思。越发觉得那法事有着无可捉摸的神秘,和尚好像是懂得某种我们所不知道的语言,我把他们当作了命运的先知。后来在一些旅行的途中,也顺道去过一些寺院,但也只是走马观花,未及参悟。 今已人至中年,逢遭大变,遂有了专诚去寺院的想法。靠近的最有名的寺院就是高旻寺了。我多想在去时将一切悟明。心中纠葛着无妄的执着,便在左足写了自己的名字,在右足写了你的名字,从寺院门口就赤足而行,把那一段情缘一步步带至佛前,问明今生的缘结缘灭,问明今生的幸福在哪里。 沿着长长的通道,恍恍惚惚地走着,首先是见着了息心亭。也没有太在意亭子的样子,只是对亭子的名字很感兴趣。息心,就是让人平息一下躁动的心吗?一定是的,佛院深深,平和安详,躁动的心怎么能悟禅拜佛呢?安宁的心才有空灵明净呢。 再往前走,就是焚香台。在门口的时候,我也买了香来烧,点燃了香,檀香就袅袅而上,四处弥漫开来。我不禁脱口而出:“息心亭前息心,焚香台上焚香。”是要经历内心的洗礼与熏香的沐浴才能踏进大雄宝殿吧?我只感到此时与来时的心境已经悄悄地发生了变化。 继续往前走。这才到了大雄宝殿门口,见一僧人,年纪不大,却神情慈祥,眉眼中并没有小时感到的神秘而怯之。 我问:“大师,可有求签之所?” 答曰:“没有,此处只静坐。” 再问:“既然没有求签,善男信女拜佛何为?” 答曰:“佛法无边,禅深似海,佛心向善。” 又问:“佛未给人指道,世人如何向善?” 僧指引前门曰:“施主请看正门四字‘歇即菩提。’” 抬眼望去,果见四个镏金大字“歇即菩提”。我只将这四个字当作平常的字眼,并未深思。就一路去看大雄宝殿两侧的石凿壁画,壁画共有八幅,每侧四幅,都栩栩如生。壁画下面的文字也不难读懂,一路观瞻下去,意思全然明白了。壁画讲述了释迦牟尼原是太子,出行途中见了生老病死,才知一切皆是虚空,终于堪破红尘,菩提树下证得菩提。 转而就进入大雄宝殿,殿内佛像庄严,我出神地看着,好久好久。渐渐却又觉得并不神秘了,一座座佛像如活了一般,看佛像的神情似乎早就知道了我的来意,眉目那么温暖地注视着我,仿佛是仁慈的长者。心中没有一丝对这陌生的宗教的畏惧,反而生出了缕缕的亲近。我在蒲团上久久地跌坐着,自己犹如是一粒沙子或是一粒微尘,定定地思索着“歇即菩提”那四个字。一切的过往,一切的美梦,一切的物质都不去想,都停歇下来。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透明了,在佛光中飞升,飞升到佛像的脚趾上了。顿时如醍醐灌顶,一切了悟。 退出大殿,昔日的天中塔也早以建好。檐铃声声,细小轻微,这是最单纯也是最美妙的音符呀,一声声直抵达到心底,着落在柔软的心灵河床上。遥远地似乎又飘来了木鱼钟磬之声,清宁而又缈淡,瞬间不知道身在何处。 及至回去时,天色大晚了,掉转头去看,整个高旻寺已经全部消融在黑暗之中,只有天中塔顶的红灯在夜色中闪光,我知道那正是亮在我心里的红灯呀!

我冷眉兀立,静心于家,书中畅想,瀚墨云游,虽也会掠看风云变幻,掠看窗外云烟,掠看佛之面善,但处变不惊的,是自己言行在不断改变,成就着作人的尊严。

故事推荐:

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。笃信佛教之现代中老年人,与笃爱登临旅游胜地之中青年人,凑成的风景,不是如同和尚敲着的木鱼,“多、多、多”么?惯性使然,非也,然也,是也,不也,惟任世人在调侃中生存,苦中作乐寻逸飘飘乎!

未婚妈妈杀子堕胎!宝宝,妈妈错了!

我读书,我快乐;我瀚墨,我幸福;我工作,我愉悦;我生活,我恬适。笃信佛否?然。笃信游乎?亦然。笃信玩也?亦亦然。可为何要撰本文呢?当更是不知而知之了。

我的自悔书

忽然思想,有古人阮籍之语:“世无英雄,当使竖子成名。”萦绕耳际之时,令我的思想,仿佛在回溯的时空中旋转,哈哈,真真快乐然哉?而对当今社会,其真实写照,那些所谓“精英们”不是如此么?然佛心之向善,在我胸中颠簸不破,哦哟,不是有娃娃说,自有千年不悔之心在哆嗦,在咆哮呢。

佛在我们心中,不啻是什么?但绝对是个兀立的上帝,千真万确,有谁能够颠覆。可上帝也是人变的,他也会偏颇,不然,《圣经》之语,也在不断由着现代人解读,恣意得很呢。可还真好,幸而还有道德与法律之剑在高悬,其寒光闪闪的威严,既能消逸弥毒,也好惩恶扬善,不然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的《三字经》语,可否当为:“人之初,性本恶”乎!

天下之大,法大无边;地狱之深,深及九重。世间万物,精明莫若人类,愚昧也莫若人类,残暴更莫若人类,然笃信向佛,是真信佛乎?真心向善,亦否真向善也?哎,难道世间的行走,不就是信善信佛之辈或其它的诸种人等,在不断地游戏人生,调侃人生,愚弄人生么。

瞧呵!挽起的衣袖,衣袂飘飞,刮起阵阵轻盈之风;匆走的步履,扬起大地的纤尘若丝。可观之大千世界,几人得见,可有风的影子,路的痕迹,历历在目。

向佛是真念佛么?这,我还真不敢肯定。但,簇拥于寺庙院落之人的表演,焚香目迷,双膝拜跪,念念有词,语言千诺,可几人出自真心,还有几人在恶中搏击,于佛前忏悔,叩出血痕,映现本色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皇家国际开户平台发布于书评随笔,转载请注明出处:书中畅想,眉眼中并没有小时感到的神秘而怯之